|女包批发 |联系我们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女包批发 >

希望殷某能够综合考虑相关情况

作者: admin发布时间:2019-04-06 21:16

  2018年6月,殷某将一件黑色皮衣和一件白色水貂大衣送至忠县一家洗衣店干洗。当日,干洗店给殷某出具了取衣凭证,显示殷某送洗的白色大衣除内衬有少点不洁外,无其他情况。几天后,殷某前往干洗店取衣,却发现白色大衣出现大面积花色、泛黄情况,腋下还被修补过。殷某当场便要求干洗店赔偿,但干洗店老板张某拒绝赔偿。殷某一纸诉状,便将张某告上法庭,要求其赔偿水貂大衣损失7184余元。

  庭审中,殷某诉称,白色水貂大衣是其在杭州一家皮草城买的,皮草城没有出具衣服的正式发票,但当时买水貂大衣时花了8980元。殷某认为,虽然水貂大衣自己已经买了2年,但每年都只穿一两次,而且自己一直保管得当,干洗之前仍旧8成新,故要求干洗店老板张某按照赔偿7184元。干洗店老板张某则辩称,殷某将水貂大衣送洗前已经有泛黄情况,只是自己一时大意,收衣服时没有将情况写清楚,故衣服泛黄责任在于殷某,并非干洗店,拒绝赔偿。

  为化解双方的矛盾,同时考虑到水貂大衣本身的价值及损坏价值难以认定,承办法官询问双方意见后,决定组织双方当庭调解。刚开始,双方态度都非常坚决,殷某要求赔偿7184元,不愿让步。干洗店老板张某则表示自己十分委屈,只是一时疏忽没写清楚水貂大衣存在的问题,责任根本就不应该其承担。随后,承办法官向双方详细解释了相关法律规定。同时,一方面引导张某理性思考,虽然其一直辩称只是自己大意,没有写清楚衣服已经泛黄,但其现已不能证明衣服送洗之前就已经存在泛黄现象。另一方面,告知殷某,其并不能出具正规发票证明衣服价格,故衣服本身价值及损坏价值需要进行鉴定,希望殷某能够综合考虑相关情况。经过承办法官一个多小时的耐心调解,双方终于达成一致协议,干洗店老板张某赔偿殷某衣服损失费2200元,当庭兑现。

最新资讯:
Copyright © 2002-2017 快速飞艇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:快速飞艇网站地图